算算他出現在咖啡館的時間少說也有15年了,一週最多來5天,有時忙些次數就少些。坐在吧台的常客每個人都認得他,總坐在書櫃旁的位子,要是來晚了,必定坐在鋼琴旁的位子,等到書櫃旁的位子空下來,必定換回老位子,<這裡坐的較習慣>他露出靦腆的笑容。

這樣的次數也許不是最多的,但持續的時間,必是最久的。而且難人可貴的是,他並不住小鎮上,隔著一座橋出鎮上,沒有交通工具的他,來回交通都是靠計程車。這是最讓人<感心>的。

偶爾聊聊近況,還曾在這遇見國高中同學,兩人想聊聊時,對方只要在傍晚時分出現,碰上面的機率極高。吃的食物很簡單不是魚就是海鮮麵,怕他吃膩,總會變個菜單給他,附餐也是固定花茶或是藍山咖啡。偶爾想運動時,會從橋頭下車,帶著計步器,經過公園散步,打個電話訂餐,一路走來,臨走時再另外打電話訂兩個便當,帶回家。

就是因為規律如他,才能十年如一日的光臨同一家咖啡館吧,我想。

解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