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完林正聖導演的紀錄片<一閃一閃亮晶晶>,直覺得應該有人來為森小的老師們拍一部紀錄片,完整的紀錄他們如何對待孩子們,應該會是很好的生命教育典範。雖然多年前,吳米森導演也替公共電視教改系列到森小拍片,但那是以孩子們的觀點為主。如果能從老師到家長的改變,傾聽孩子、願意重新學習、付出、收穫.....等角度。或許,這就讓森小畢業的孩子來實現吧!

那天,同學帶了一群家人與朋友到咖啡館,寒喧介紹後,我們家小孩的成長過程,常會引起話題。

問題不外乎是: 讀體制外---很貴吧!貴族學校?

住校---真狠心,不會捨不得?

國中銜接的上?會適應?

有些時候,聽的出問的人的是真關心!有興趣!

有的時候只是閒聊,或是吐嘈!(這時就發現,人本做了那麼多事,樹敵也不少)

現在小孩也已上了高中,有疑惑的人,親眼見到這樣一個孩子,很多問題是容易被解釋與接受的。

這些年來,有位阿嬤擔心孫女去山上讀書,帶著一大堆的疑惑在與女兒談過後,稍稍卸下擔心,小孩快樂的上學去。

另外,一位爸爸也是因此下定決心,送兩個孩子上山學習。

我們自己都不屬於乖乖聽話的小孩,但是,我們都有一對肯放手的爸媽。(也許是不得不)所以對小孩,想法很簡單,讓他成為<自己>。

教育,是種選擇,我們有幸因為一群肯真心誠意對待小孩、接受孩子的不同、鼓勵並培養孩子成為自己的<主人>的大人,讓我們有不同的選擇。另外一個原因是,幼稚園的園長對著意見很多的我說: <幼稚園都不能適應,那上小學會很慘>。嚇得我不得不思考<很慘>是<多慘>?難道我沒有別的選擇?

看著這樣的小孩成長,總能看出他們的氣質超凡<煩>,逼得大人不得不跟上來。誰叫學校沒有教如何當父母呢?!所以,我們都是當了父母,才學當父母。慘的是,有些人不會當也不肯學。小時候,受苦的是孩子;孩子長大後,往往受苦的是父母。現在回想起來,小學6年間,一連串的父母成長課程,也將我們的人生帶入非常不同的經驗裡。很難說的清楚,得自己去經歷。

席間,有位小姐不諱言對<人本>的感受不佳,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;對於體制內的教育,似乎又不太滿意。我以為,不喜歡一個人尚可不說出個理由;但,批評一整個基金會總得說點什麼,不然總像是自言自語一番。父母親的言教、身教決定了孩子未來人格的發展形態。小孩是有樣學樣的,父母親的態度、選擇就顯的特別重要。當然,不選擇,又是另一種態度。想清楚,做了就得承擔。

只一味怪東、怪西、怪別人、學校、社會,就是不想想,自己該如何帶孩子,那就------別生。

小孩有問題?大都是大人先出了問題。該改的是大人、主事的人、教育的人<別老是恐嚇、威嚇父母>。

我所知道的,森小老師們及人本教育基金會,那裡的一大群人,是值得致敬與感謝的,為了這麼多不是他們自己的孩子。

一閃一閃亮晶晶,每一個屬於我們的寶貝,都有其獨特的光芒,也因為他們的獨特,讓這個世界顯得如此不同。不是嗎?!

教改--邊叫邊改;有叫有改。

教改--邊教邊改;不叫不改。

教改--有教有改或是叫了,還是不改?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解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