總在如此情形下想著許都多事.

明明躺在床上構思了近小時,送小孩上課的太太就快回來,明明下定決心起床動筆記下方才的想法,這樣冷的天氣被子裡的溫暖將自己緊緊包圍。就用力掀吧!下床去,隨意套上衣褲逕往客廳走去,窗外的陽光讓人感到溫暖。桌上仍舊擺著阿火買來的海角七號DVD,忘記紙筆這件事而看了起來。直覺想到它放在那兒有半月之久,也應該是再次回味的時刻!

我的自覺ㄧ直是我的指引,DVD之於電影院的優點是可以定格,快轉,倒帶 ,不了解的可以反覆觀賞。去年的8月25日星期一在西門町的in98, 我們一群人跟著全場爆滿的觀眾 ( 很久沒有和那麼多人ㄧ起看電影了 )  又哭又笑了一個晚上。帶著激動的情緒回家,久久不能自己。

之後的每ㄧ天,各大媒體不斷放送海角七號的種種面向。每個人頓時成為影評人ㄧ般,書寫,討論著。自己呢?卻得花些時間...咀嚼,再回憶.....。

過了這麼段時間,依然很快隨著電影的開始,輕易的開心,輕易的被感動,輕易的完全投入,直到兩位美女出現在飯店外抽著菸,以日文交談的時候才發現,電影沒有字幕,花些時間,弄了會兒,字幕硬是不出現,直到女人再次起床,輕易的告訴我按下哪個鍵,結束這件對我來說有點考驗的事。不過也挺好的,在沒有字幕的那時,我發現飯店外那片橘色的牆,像極了荷蘭。為什麼?沒有字幕的 電影看起來有點像是 外國片,是這樣讓我聯想到嗎?

2個小時輕易的度過,帶著冰冷的雙腳走往浴室,將泡腳桶裝滿熱水,暖暖雙足準備上班去。

而原本在床上想起要記下來的事,也不知去了哪哩,怎麼想也記不起來,那是ㄧ個夢吧!可以確定的事,那之後的每件事,到現在,都清楚。

這個早上,經驗著 " 半夢半醒 " 這四個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解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