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吸即是財富,活著就有希望
《你可以不必自殺─還有許多活路可走》珍惜生命座談會

指導單位:內政部
主辦單位:法鼓山基金會
協辦單位:法鼓山人文社會獎助學術基金會

主持人:葉樹姍
與談人:聖嚴法師 / 法鼓山創辦人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黃春明 / 作家、導演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吳念真 / 導演、作家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李明濱 / 台大教授、行政院衛生署自殺防治中心主任

為了傳遞「關懷生命、尊重生命、珍惜生命」的正確態度,財團法人法鼓山佛教基金會特於17日假圓山飯店國際會議廳舉行《你可以不必自殺─還有許多活路可走》珍惜生命座談會,提醒民眾時時關心週遭親友,攜手同心,建立健康積極的生命價值觀與平安自在的生活環境。

以下是這場座談會與談人對話的部分精采內容:


一定有活路,再想一想

 
葉樹姍:曾經有過輕生念頭的人請舉手。謝謝,請放下。據非正式統計,自殺的念頭幾乎人人皆有過,只是原因不同。剛剛吳念真先生也有舉手,可不可以請你和我們分享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念頭?

吳念真:在金門當兵時,有一天接到家裡來信,說因為沒錢付電費,一度被斷電,聽了已經很難過,私下借給蛙人部隊的無線電又因翻船遺失。我一方面擔心家裡狀況,一方面緊張可能面臨的軍法審判,又想到還有將近兩年的役期,那個晚上差點想不開,轉念之間,想到以後要做個有用的人,現在怎能被這些事情難倒?換個心情,事情最後也都解決了。

葉樹姍:在那個當下,如果有人點一下,或者自己後退一步,什麼事情都能迎刃而解。是不是請黃春明先生也說說您的經驗?

黃春明:我以前在宜蘭羅東唸中學,被退學;轉到頭城中學,照樣退學;考上台北師範,也被退學;換到台南師範,還是被退學。最後到屏東師範,校長還調侃我:「你是『流』學生喔!不是出國唸書的『留』學生,而是四處流浪的『流』學生。」我跟父親和繼母的關係也處不好,在這種情況下,我的自殺慢慢地醞釀著,常常胡思亂想,牛角尖越鑽越深,直到想起最疼我的爺爺。如果我死了,他一定會哭,想到他老淚縱橫的臉,我突然失去了自殺的勇氣,親情呼喚的力量,阻止我走上絕路。

葉樹姍:有時候人就是會卡在某個點上,動彈不得,忘記了「天無絕人之路」。不要以為只有「流」學生會想不開,我念北一女時,也因同學關係緊張,第一次有了輕生的念頭。請李教授說說自殺的成因有哪些?我們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?

李明濱:自殺是一種醞釀的過程,最短一個月,最長數年,才會在壓力事件的誘導下發生。自殺者或多或少會透露其意圖,只是我們沒有注意到。行政院統計報告指出,去年有四千兩百八十二人自殺,自殺未遂的人卻是這個數字的十幾、二十倍,造成自殺的原因很多,親友過逝、失業、精神疾病等,只要我們提高敏感度,留意可能的跡象,自殺是可以預防的。

葉樹姍:不少爸爸媽媽甚至阿公阿媽會帶著自己的兒孫一起自殺,認為這樣可以解決所有的痛苦,真的是這樣嗎?

 
聖嚴法師:這樣的新聞在媒體上屢見不鮮,活要一起活,死也要一起死,這樣的說法很奇怪,大家卻沒辦法理性地看破它。因緣有長有短,今天相聚,明天都不知道能不能再相逢,誰說一起死,死後就會在一起呢?同樣地,活著的時候雖然遇到許多困難,但誰又能保證,死後就會比較快樂呢?


珍惜生命,關懷尊重他人

葉樹姍:剛剛師父提到因緣,父母與孩子也是一種因緣。請問黃春明先生,您對生命的看法,有沒有因兒子過世而改變?

黃春明:碰一下螞蟻,牠會為了活命四處竄逃,只有人類最不珍惜生命,物質生活過得太好,生命力反而不強。但是,外人有時很難體會自殺者所面臨的掙扎,好比晉惠帝對饑民說:「何不食肉靡」一樣,情緒壞起來時,就像颱風、地震,擋都擋不住。男未婚女未嫁,本來就是有很多的可能,他因為三角戀愛想不開,我跟我太太都很心痛。可是,孩子三十年來都這麼乖,已經很難得,如果緊抓著他不放,未免自私了些,只有這樣來安慰自己。

葉樹姍:的確,逝者已矣,來者可追,生者還是要繼續勇敢地走下去。請問李教授,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預防地震或颱風的發生呢?

李明濱:有的,百分之五十以上自殺身亡的人,生前均有間接或直接地向週遭的人透露此意圖,倘若此時能以同理心支持,積極聆聽,就有機會預防自殺的發生。自殺是一種徵狀,就像高血壓會頭痛一樣,你會叫病人不要頭痛嗎?生命教育真的很重要,社會大眾應透過學習或經驗,了解如何關懷彼此,尊重他人的價值觀,當身邊的人出現負面想法,就能夠適當地排解,協助他渡過難關。

葉樹姍:自殺者的家屬常會陷入自責之中,這種自責會不會形成另外一種循環?請吳念真導演和我們分享,父親、弟弟、妹妹相繼過世的心路歷程。

 
吳念真:我想我不會自殺,因為有太多的責任在肩上,只是每次遇到這種事,我都覺得自己很無能。那種無能感太強烈,最後只能自問:盡力了沒?最令人痛苦的是這樣好的因緣,一下不見了,照片拿出來,那麼燦爛的人,就是沒有了,生者所承擔的痛苦往往比死者更甚。我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,就是妹妹過世的那一天。那天我在太平間,媒體擠在外面,我不曉得他們要拍什麼。第二天我必須去馬紹爾拍片,還得先開記者會,聽媒體問無聊的問題。晚上,太太打電話來說養了十二年的狗死了,我站在馬紹爾的海邊,終於忍不住大吼:還有什麼,都來好了!當時,我不斷問自己:你是誰?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做能力所及的事情以調適心中的罪惡感。

葉樹姍:從無能到盡其所能的思考,其實是一種與生俱來的本能,只是從小到大,我們不曾被教導怎麼去發展、訓練這種轉化與提升的功夫。請問師父,我們該如何找到生命的出口,鍛鍊這種本能呢?

聖嚴法師:由於對其他人有責任,再怎麼糟的狀況都能夠面對,生命因而產生價值。大部分的人都想有錢有權有名望有地位,卻很少人想過,有了這些東西,生命是否就能健康平安、幸福快樂。人生的價值是讓自己及相關的人平安幸福、健康快樂,不管一個人的際遇好不好,能力強不強,都能夠達成這個目標。每一個人出生都是有用的,不要妄自菲薄,老是鑽牛角尖,要是靜不下心,就體驗自己的呼吸,感受自己的心,慢慢調和情緒,便能夠漸漸遠離暴風圈,不受其影響。


解鈴還需繫鈴人,談媒體的社會責任

葉樹姍:如果媒體無意間推波助瀾造成自殺潮,該怎麼懸崖勒馬呢?

 
黃春明:媒體就像神燈裡的巨人,可以實現三個願望,等到願望實現了,卻沒把巨人收回去,我們就無法掌控他。有反生命的環境才有反生命的行為,媒體更扮演著決定性的角色,像水一樣,能載舟,亦能覆舟。

李明濱:媒體應該自律,別把自殺事件列為頭條新聞,照片不要放太大,遺書不要登得太清楚,不要詳述自殺的方式,也不要簡化自殺的原因。自殺的原因真的很複雜,絕非「因感情問題跳樓自殺」幾個字就可以說明,應該要請專業人員配合做完整的界定分析,並刊登解決方案,例如衛生署自殺防治諮詢專線0800-788-995等等。

葉樹姍:李教授剛剛一直說不要怎樣,請教從事傳播業的吳念真先生,媒體「要」怎樣做?才能呈現生命本質?

吳念真:我做「台灣念真情」跟「這些人那些人」,就是想透過媒體說一些小人物的故事,告訴大家「敬業就是偉大」的道理。台灣的教育老是教大家怎麼做成功的人與偉大的人,卻沒有教大家如何做一個實在的人,好像我阿公講的:「還不知道怎麼用錢,就先教怎麼賺錢」。與其想說怎麼改變媒體,不如不被媒體影響來得實際。看電視不會讓你更聰明,也不會讓心情更好,不要看最好!電視關起來之後,反而有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,聯絡彼此感情。


重視生命教育,建立正確價值觀

葉樹姍:山不轉路轉,路不轉人轉,人不轉心轉。心怎麼轉?用心念轉,心念怎麼轉?以前我碰到困境的時候,師父就會跟我說,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,碰到如意的事,反常;碰到不如意的事,正常,一下子我就轉過來了。師父是我的善知識,每個人也都能成為他人的善知識。我們可以去覺察,幫助別人成長,這就是生命教育。請問師父對生命教育的看法?

聖嚴法師:這是大哉問!淺顯地說,每個人都是哭著出生的,很少有人是笑著出生的,代表著人一出生就必須面對種種挑戰,接受各式各樣的磨練。要人間像天堂很難,但是我們可以追求人間淨土。人間淨土哪來?從心裡來。想要履險如夷,要靠自己的智慧。經得起打擊的人,就會不斷地成長,渡過一個難關又一個難關。我們剛出生的時候天天哭,現在笑的時候多,哭的時候少,已經很好了!


互相幫助,生命因而更有價值

葉樹姍:有聽眾問道:面對癌症末期、醫藥無效的患者該怎麼辦?

聖嚴法師:為什麼覺得自己一定會死呢?醫生不是閻羅王,不是百分之百正確。這個時候,不要怕死,也不要等死;能做什麼就做,想吃什麼就吃。有人說:我什麼都不想做,什麼都不想吃。我說:可不可以念佛呢?他說:念不出來。我說:可以在心裡默想嗎?他說:心裡太痛苦了,什麼也沒辦法想。我說:那我就請你的家人來幫你念佛。不管怎樣,你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用的。什麼用

 
呢?你的家人沒有一個希望你早一點死,都希望你繼續活下去,如果能把生命放鬆,不要老想著死亡,也許就不會死。如果身邊有人發生這種事情,不妨這樣開解他。

葉樹姍:另有聽眾問道:多次自殺的憂鬱患者,該如何解開其心結?

   
李明濱:生病了就要治療,躁鬱症與憂鬱症患者不接受治療,有百分之十五的機率會自殺。無助無望的時候,心理跟生理是連在一起的,如果醫生說你六個月後會死,你就相信且沒有採取任何應變措施,六個月之後肯定會死。家屬應以同理心,積極聆聽,給予支持性的治療,自身情緒負荷不了的時候,便專心地以腹部呼吸,自然沒有煩惱。

 

圖文 / 法鼓山行政中心 提供

解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